關注: 手機客戶端

 

性侵害兒童犯罪典型案例

发布时间:2019-07-25 08:44:27


    目錄

1.韋明輝強奸案

2.張寶戰猥亵兒童案

3.蔣成飛猥亵兒童案

4.李堉林猥亵兒童案

一、韋明輝強奸案

(一)基本案情

2016年2月9日20時許,被告人韋明輝酒後在貴州省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某縣自家新房門外遇到同村的A某(被害人,女,殁年5歲)在玩耍,遂以取鞭炮爲由將A某某騙至自家老房門口,雙手掐A某頸部致其昏迷後抱到自家責任田內的紅薯洞旁,又去老房拿來柴刀、鋤頭,先對A某實施奸淫,後將其放入紅薯洞內,用柴刀切割A某的喉嚨並用鋤頭挖泥土將A某掩埋。經法醫鑒定,A某系被他人掐、扼頸部導致窒息死亡,被性侵時爲活體,被切割頸部前已死亡。

(二)裁判結果

貴州省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人民檢察院以被告人韋明輝犯故意殺人罪、強奸罪提起公訴。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爲,被告人韋明輝無視國家法律,酒後掐扼被害人頸部,對被害人實施奸淫,並致被害人死亡。韋明輝的行爲已構成強奸罪,犯罪情節特別惡劣,後果特別嚴重,社會危害極大,應依法予以嚴懲。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條第二款,第三款第(一)項、第(五)項的規定,以強奸罪判處被告人韋明輝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宣判後,被告人韋明輝提出上訴。貴州省高級人民法院經依法開庭審理,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並依法報請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最高人民法院經複核,依法核准被告人韋明輝死刑。韋明輝已于近期被執行死刑。

(三)典型意義

人民法院對奸淫幼女犯罪曆來堅持零容忍的立場,對罪行極其嚴重應當判處死刑的,堅決依法判處。本案中,被告人韋明輝強奸5歲幼女並致其死亡,挑戰社會倫理道德底線,犯罪性質惡劣,手段殘忍,情節、後果嚴重,社會危害極大。人民法院依法判處並對韋明輝執行死刑,彰顯了司法機關從嚴打擊性侵害兒童犯罪、最大限度保護兒童人身安全和身心健康的決心和態度。

二、張寶戰猥亵兒童案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張寶戰系天津市某區小學數學教師。自2017年至2018年10月間,張寶戰多次在學校教室對被害人B某等8名女學生(時年10至11歲)采取摟抱、親吻、撫摸嘴部、胸部、臀部及陰部等方式進行猥亵。

(二)裁判結果

天津某區人民檢察院以被告人張寶戰犯猥亵兒童罪提起公訴。某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爲,張寶戰身爲對未成年人負有特殊職責的教師,多次在校園內猥亵多名女童,情節惡劣,應當依法從重處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條之規定,以猥亵兒童罪判處被告人張寶戰有期徒刑十一年六個月。

宣判後,在法定期限內沒有上訴、抗訴,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

(三)典型意義

本案系一起校園猥亵兒童的典型案件。被告人張寶戰身爲人民教師,竟背棄教師職責,長期在學校教室對多名年幼學生進行猥亵,不僅觸犯了國法,更是嚴重違背倫理道德底線,嚴重侵害學生身心健康,犯罪性質、情節惡劣,社會影響極壞,故人民法院對其依法從重處罰。但是,被告人在長達一年多時間內在學校教室猥亵多名女學生,卻未被及時發現、舉報,背後的原因值得深思。由此警示,學校及有關部門應加強對教職工職業道德和操守的監管,也提醒學校及家長應當重視對兒童的性安全防範教育,減少和避免類似案件的發生。

三、蔣成飛猥亵兒童案

(一)基本案情

2015年5月至2016年11月间,被告人蒋成飞虚构身份,谎称代表影视公司招聘童星,在QQ聊天软件上结识31名女童(年龄在10-13岁之间),以检查身材比例和发育状况等为由,诱骗被害人在线拍摄和发送裸照;并谎称需要面试,诱骗被害人通过QQ視頻聊天裸体做出淫秽动作;对部分女童还以公开裸照相威胁,逼迫对方与其继续裸聊。蒋成飞还将被害人的裸聊視頻刻录留存。

(二)裁判結果

江蘇省南京市某區人民檢察院以被告人蔣成飛犯猥亵兒童罪提起公訴。南京市某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爲,蔣成飛爲滿足淫欲,虛構身份,采取哄騙、引誘等手段,借助網絡通信手段,誘使衆多女童暴露身體隱私部位或做出淫穢動作,嚴重侵害了兒童身心健康,其行爲已構成猥亵兒童罪,且屬情節惡劣,應當依法從重處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條之規定,以猥亵兒童罪判處被告人蔣成飛有期徒刑十一年。

宣判後,被告人蔣成飛提出上訴。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經依法審理,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

(三)典型意義

构成猥亵儿童罪,既包括行为人主动对儿童实施猥亵,也包括迫使或诱骗儿童做出淫秽动作;既包括在同一物理空间内直接接触被害人身体进行猥亵,也包括通过网络在虚拟空间内对被害人实施猥亵。网络性侵害儿童犯罪是近几年出现的新型犯罪,与传统猥亵行为相比,犯罪分子利用信息不对称,以及被害人年幼、心智不成熟、缺少自我防范意识等条件,对儿童施以诱惑甚至威胁,更易达到犯罪目的;被害目标具有随机性,涉及人数多;犯罪分子所获取的淫秽視頻、图片等一旦通过网络传播,危害后果具有扩散性,增加了儿童遭受二次伤害的风险。本案中,被告人蒋成飞利用社会上一些人崇拜明星、想一夜成名等心态,对30余名女童实施猥亵。本案的审理反映出,对于如何加强和改进网络信息管理,以及学校、家庭如何帮助儿童提高识别网络不良信息、增强自我保护意识和能力,从而更好地防范网络儿童性侵害已迫在眉睫。

四、李堉林猥亵兒童案

(一)基本案情

2018年3月,被告人李堉林(32歲)通過手機同性交友軟件結識被害人C某(男,時年13歲),後李堉林通過網絡聊天得知C某系未成年人、初二學生。同月17日下午,李堉林到四川省某酒店房間登記入住,並邀約C某到該房間見面與其發生了同性性行爲。

(二)裁判結果

四川省某縣人民檢察院以被告人李堉林犯猥亵兒童罪提起公訴。四川省某縣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爲,李堉林爲滿足性欲,采用進行同性性行爲的方式對不滿十四周歲的男性兒童實施猥亵,其行爲已構成猥亵兒童罪,應當依法從重處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條第一款、第三款的規定,以猥亵兒童罪判處被告人李堉林有期徒刑三年。

宣判後,被告人李堉林提出上訴。四川省某市中級人民法院經依法審理,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三)典型意義

本案系性侵害男童的一起典型案例。兒童處于生理發育初期,人生觀、價值觀尚不成熟,欠缺足夠的辨別是非和自我保護能力,法律對兒童群體的身心健康應給予特殊、優先保護。本案中,被告人李堉林作爲成年男性,引誘男童與其發生性行爲,嚴重傷害兒童身心健康,人民法院判決其構成猥亵兒童罪,並依法對其從重處罰,向社會公衆傳遞出依法平等保護男童的明確導向,也希望學校和家庭對男童的性安全教育給予同等重視。

文章出處:最高人民法院網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