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 手機客戶端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发布时间:2019-06-28 19:23:02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檢察院

                              關于辦理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刑事案件

                                     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2018年9月10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748次会议、

                         2018年11月30日最高人民检察院第十三届检察委员会

                               第十次会议通过,自2019年7月1日起施行)

                                          法釋〔2019〕10號

爲依法懲治證券、期貨犯罪,維護證券、期貨市場管理秩序,促進證券、期貨市場穩定健康發展,保護投資者合法權益,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規定,現就辦理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刑事案件適用法律的若幹問題解釋如下:

第一条 刑法第一百八十条第四款规定的“内幕信息以外的其他未公开的信息”,包括下列信息:

(一)證券、期貨的投資決策、交易執行信息;

(二)證券持倉數量及變化、資金數量及變化、交易動向信息;

(三)其他可能影響證券、期貨交易活動的信息。

第二条 内幕信息以外的其他未公开的信息难以认定的,司法机关可以在有关行政主(监)管部门的认定意见的基础上,根据案件事实和法律规定作出认定。

第三条 刑法第一百八十条第四款规定的“违反规定”,是指违反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全国性行业规范有关证券、期货未公开信息保护的规定,以及行为人所在的金融机构有关信息保密、禁止交易、禁止利益输送等规定。

第四条 刑法第一百八十条第四款规定的行为人“明示、暗示他人从事相关交易活动”,应当综合以下方面进行认定:

(一)行爲人具有獲取未公開信息的職務便利;

(二)行爲人獲取未公開信息的初始時間與他人從事相關交易活動的初始時間具有關聯性;

(三)行爲人與他人之間具有親友關系、利益關聯、交易終端關聯等關聯關系;

(四)他人從事相關交易的證券、期貨品種、交易時間與未公開信息所涉證券、期貨品種、交易時間等方面基本一致;

(五)他人從事的相關交易活動明顯不具有符合交易習慣、專業判斷等正當理由;

(六) 行为人对明示、暗示他人从事相关交易活动没有合理解释。

第五条 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一百八十条第四款规定的“情节严重”:

(一)違法所得數額在一百萬元以上的;

(二)二年內三次以上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的;

(三)明示、暗示三人以上從事相關交易活動的。

第六条 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违法所得数额在五十万元以上,或者证券交易成交额在五百万元以上,或者期货交易占用保证金数额在一百万元以上,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一百八十条第四款规定的“情节严重”:

(一)以出售或者變相出售未公開信息等方式,明示、暗示他人從事相關交易活動的;

(二)因證券、期貨犯罪行爲受過刑事追究的;

(三)二年內因證券、期貨違法行爲受過行政處罰的;

(四)造成惡劣社會影響或者其他嚴重後果的。

第七条 刑法第一百八十条第四款规定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包括该条第一款关于“情节特别严重”的规定。

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違法所得數額在一千萬元以上的,應當認定爲“情節特別嚴重”。

違法所得數額在五百萬元以上,或者證券交易成交額在五千萬元以上,或者期貨交易占用保證金數額在一千萬元以上,具有本解釋第六條規定的四種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爲“情節特別嚴重”。

第八条 二次以上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依法应予行政处理或者刑事处理而未经处理的,相关交易数额或者违法所得数额累计计算。

第九条 本解释所称“违法所得”,是指行为人利用未公开信息从事与该信息相关的证券、期货交易活动所获利益或者避免的损失。

行爲人明示、暗示他人利用未公開信息從事相關交易活動,被明示、暗示人員從事相關交易活動所獲利益或者避免的損失,應當認定爲“違法所得”。

第十条 行为人未实际从事与未公开信息相关的证券、期货交易活动的,其罚金数额按照被明示、暗示人员从事相关交易活动的违法所得计算。

第十一条 符合本解释第五条、第六条规定的标准,行为人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认罪悔罪,并积极配合调查,退缴违法所得的,可以从轻处罚;其中犯罪情节轻微的,可以依法不起诉或者免予刑事处罚。

符合刑事訴訟法規定的認罪認罰從寬適用範圍和條件的,依照刑事訴訟法的規定處理。

第十二条 本解释自2019年7月1日起施行。

文章出處:最高人民法院網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