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 手機客戶端

 

人民法院保障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改革典型案例

发布时间:2019-06-05 12:53:32


                               人民法院保障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改革

                                           典型案例目录

一、山東省生態環境廳訴山東金誠重油化工有限公司、山東弘聚新能源有限公司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案

二、重慶市人民政府、重慶兩江志願服務發展中心訴重慶藏金閣物業管理有限公司、重慶首旭環保科技有限公司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案

三、貴州省人民政府、息烽誠誠勞務有限公司、貴陽開磷化肥有限公司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協議司法確認案

四、紹興市環境保護局、浙江上峰建材有限公司、諸暨市次塢鎮人民政府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協議司法確認案

五、貴陽市生態環境局訴貴州省六盤水雙元鋁業有限責任公司、阮正華、田錦芳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案

                             人民法院保障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改革

                                           典型案例

一、山東省生態環境廳訴山東金誠重油化工有限公司、山東弘聚新能源有限公司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案

【基本案情】

2015年8月,弘聚公司委托無危險廢物處理資質的人員將其生産的640噸廢酸液傾倒至濟南市章丘區普集街道辦上臯村的一個廢棄煤井內。2015年10月20日,金誠公司采取相同手段將其生産的23.7噸廢堿液傾倒至同一煤井內,因廢酸、廢堿發生劇烈化學反應,4名涉嫌非法排放危險廢物人員當場中毒身亡。經監測,廢液對井壁、井底土壤及地下水造成汙染。事件發生後,原章丘市人民政府進行了應急處置,並開展生態環境修複工作。山東省人民政府指定山東省生態環境廳爲具體工作部門,開展生態環境損害賠償索賠工作。山東省生態環境廳與金誠公司、弘聚公司磋商未能達成一致,遂根據山東省環境保護科學研究設計院出具的《環境損害評估報告》向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判令被告承擔應急處置費用、生態環境服務功能損失、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費用等共計2.3億余元,兩被告對上述各項費用承擔連帶責任,並請求判令兩被告在省級以上媒體公開賠禮道歉。

【裁判結果】

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爲,弘聚公司生産過程中産生的廢酸液和金誠公司生産過程中産生的廢堿液導致案涉場地生態環境損害,應依法承擔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責任。就山東省生態環境廳請求的賠償金額,山東省生態環境廳提交了《環境損害評估報告》,參與制作的相關評估及審核人員出庭接受了當事人的質詢,環境保護部環境規劃院的專家也出庭對此給出說明,金誠公司、弘聚公司未提供充分證據推翻該《環境損害評估報告》,故對鑒定評估意見依法予以采信。山東省生態環境廳主張的生態環境服務功能損失和帷幕注漿範圍內受汙染的土壤、地下水修複費及鑒定費和律師代理費,均是因弘聚公司的廢酸液和金誠公司的廢堿液造成生態環境損害引起的,故應由該兩公司承擔。因廢酸液和廢堿液屬不同種類危險廢液,二者在案涉場地的排放量不同,對兩種危險廢液的汙染範圍、汙染程度、損害後果及其與損害後果之間的因果關系、汙染修複成本等,山東省生態環境廳、弘聚公司、金誠公司、專家輔助人、咨詢專家之間意見不一,《環境損害評估報告》對此也未明確區分。綜合專家輔助人和咨詢專家的意見,酌定弘聚公司承擔80%的賠償責任,金誠公司承擔20%的賠償責任,並據此確定二被告應予賠償的各項費用。弘聚公司、金誠公司生産過程中産生的危險廢液造成環境汙染,嚴重損害了國家利益和社會公共利益,爲警示和教育環境汙染者,增強公衆環境保護意識,依法支持山東省生態環境廳要求弘聚公司、金誠公司在省級以上媒體公開賠禮道歉的訴訟請求。

【典型意義】

本案系因重大突發環境事件導致的生態環境損害賠償案件。汙染事件發生後,受到社會廣泛關注。因二被告排放汙染物的時間、種類、數量不同,認定二被告各自行爲所造成的汙染範圍、損害後果及相應的治理費用存在較大困難。人民法院充分借助專家專業技術優勢,在查明專業技術相關事實,確定生態環境損害賠償數額,劃分汙染者責任等方面進行了積極探索。一是由原、被告分別申請專家輔助人出庭從專業技術角度對案件事實涉及的專業問題充分發表意見;二是由參與《環境損害評估報告》的專業人員出庭說明並接受質詢;三是由人民法院另行聘請三位咨詢專家參加庭審,並在庭審後出具《損害賠償責任分擔的專家咨詢意見》;四是在評估報告基礎上,綜合專家輔助人和咨詢專家的意見,根據主觀過錯、經營狀況等因素,合理分配二被告各自應承擔的賠償責任。人民法院還針對金誠公司應支付的賠償款項,確定金誠公司可申請分期賠付,教育引導企業依法開展生産經營,在保障生態環境得到及時修複的同時,維護了企業的正常經營,妥善處理了經濟社會發展和生態環境保護的辯證關系。同時,人民法院在受理就同一汙染環境行爲提起的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和環境民事公益訴訟後,先行中止環境公益訴訟案件審理,待生態環境損害賠償案件審理完畢後,就環境公益訴訟中未被前案涵蓋的訴訟請求依法作出裁判,對妥善協調兩類案件的審理進行了有益探索。

【點評專家】呂忠梅,清華大學教授

【點評意見】

因重大突發環境事件致生態環境損害,屬于《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改革方案》規定的較爲典型的生態環境損害賠償案件。法院受理此案後,在案件事實認定和法律責任承擔等方面都進行了有益探索。

一是本案在技术事实查明方面突出由多方专家参与,为事实认定提供了技术支撑。此案中的二被告先后倾倒污染物种类、数量和含量均不相同的危险废物,因不同物质相互作用导致生态环境损害后果的发生。对此,原告山东省生态环境厅和被告金诚公司分别向法院提交了两份不同的鉴定意见,法院如何认定和采信进而合理分配二被告的责任承担是本案的关键所在。受案法院充分发挥技术专家在查明专业事实上的功能和作用,除通知当事人申请鉴定人员、专家辅助人出庭说明外,还依职权聘请了三位咨询专家参加庭审并出具咨询意见,较为全面的调查了本案所涉专业技术问题,为鉴定意见的采信提供了技术支持。但值得注意的是,经过鉴定的专业事实和司法认定的法律事实并非完全相同。法院应运用以证据判断事实的规则,对鉴定意见是否采信及其理由进行充分阐释,在由技术判断到法律判断的转化过程中加强释法说理,制作格式统一、要素齐全、结构完整、繁简得当、逻辑严密、用语准确的规范化环境司法裁判文書。

二是本案在对责任的认定和分担方式上,具有一定的合理性。法院基于无意思联络数人侵权的责任承担,在综合全案证据的基础上,根据二被告主观过错、经营状况等因素,分配二被告各自应承担的赔偿责任。在责任的承担上,考虑到金诚公司仍在正常经营,确定金诚公司可申请分期赔付,这种妥善处理生态环境保护和经济社会发展之间的关系、力争“共赢”的探索具有一定的示范意义。但对如何分期赔付以及怎样监督该企业所应支付的每期费用足额到位,为后续执行留下了较大“悬念”。值得注意的是,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诉讼的责任承担方式因与生态环境损害恢复的技术性、系统性、长周期性直接相关,在裁判文書中认定责任承担方式的同时制作生态环境恢复方案、明确履行方式对实现生态环境保护目标至为重要,可参考环境公益诉讼案件的有益经验,创造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诉讼的“附生态恢复方案的判决书”方式。

此外,本案在訴訟程序上也進行了有益探索。生態環境損害事件發生後,社會組織和本案原告先後提起環境民事公益訴訟和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法院分別立案受理並中止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件的審理,待本案審理裁判後再就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件依法作出裁判,是銜接兩類訴訟程序和規則的一種新探索。

二、重慶市人民政府、重慶兩江志願服務發展中心訴重慶藏金閣物業管理有限公司、重慶首旭環保科技

有限公司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案

【基本案情】

藏金閣公司的廢水處理設施負責處理重慶藏金閣電鍍工業園園區入駐企業産生的廢水。2013年12月,藏金閣與首旭公司簽訂爲期4年的《委托運行協議》,由首旭公司承接廢水處理項目,使用藏金閣公司的廢水處理設備處理廢水。2014年8月,藏金閣公司將原廢酸收集池改造爲廢水調節池,改造時未封閉池壁120mm口徑管網,該未封閉管網系埋于地下的暗管。首旭公司自2014年9月起,在明知池中有管網可以連通外部環境的情況下,利用該管網將未經處理的含重金屬廢水直接排放至外部環境。2016年4月、5月,執法人員在兩次現場檢查藏金閣公司的廢水處理站時發現,重金屬超標的生産廢水未經處理便排入外部環境。經測算2014年9月1日至2016年5月5日,違法排放廢水量共計145624噸。受重慶市人民政府委托,重慶市環境科學研究院以虛擬治理成本法對生態環境損害進行量化評估,二被告造成的生態環境汙染損害量化數額爲1441.6776萬元。

2016年6月30日,重慶市環境監察總隊以藏金閣公司從2014年9月1日至2016年5月5日將含重金屬廢水直接排入港城園區市政廢水管網進入長江爲由,對其作出行政處罰決定。2016年12月29日,重慶市渝北區人民法院作出刑事判決,認定首旭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相關責任人員構成汙染環境罪。

重慶兩江志願服務發展中心對二被告提起環境民事公益訴訟並被重慶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受理後,重慶市人民政府針對同一汙染事實提起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人民法院將兩案分別立案,在經各方當事人同意後,對兩案合並審理。

【判決結果】

重慶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審理認爲,重慶市人民政府有權提起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重慶兩江志願服務發展中心具備合法的環境公益訴訟主體資格,二原告基于不同的規定而享有各自的訴權,對兩案分別立案受理並無不當。二被告違法排汙的事實已被生效刑事判決、行政判決所確認,本案在性質上屬于環境侵權民事案件,其與刑事犯罪、行政違法案件所要求的證明標准和責任標准存在差異,故最終認定的案件事實在不存在矛盾的前提條件下,可以不同于刑事案件和行政案件認定的事實。鑒于藏金閣公司與首旭公司構成環境汙染共同侵權的證據已達到高度蓋然性的民事證明標准,應當認定藏金閣公司和首旭公司對于違法排汙存在主觀上的共同故意和客觀上的共同行爲,二被告構成共同侵權,應當承擔連帶責任。遂判決二被告連帶賠償生態環境修複費用1441.6776萬元,由二原告結合本區域生態環境損害情況用于開展替代修複等。

【典型意義】

本案系第三方治理模式下出现的生态环境损害赔偿案件。藏金阁公司是承担其所在的藏金阁电镀工业园区废水处置责任的法人,亦是排污许可证的申领主体。首旭公司通过与藏金阁公司签订《委托运行协议》,成为负责前述废水处理站日常运行维护工作的主体。人民法院依据排污主体的法定责任、行为的违法性、客观上的相互配合等因素进行综合判断,判定藏金阁公司与首旭公司之间具有共同故意,应当对造成的生态环境损害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有利于教育和规范企业切实遵守环境保护法律法規,履行生态环境保护的义务。同时,本案还明确了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诉讼与行政诉讼、刑事诉讼应适用不同的证明标准和责任构成要件,不承担刑事责任或者行政责任并不当然免除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责任,对人民法院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用最严格制度最严密法治保护生态环境”的严密法治观,依法处理三类案件诉讼衔接具有重要指导意义。

【點評專家】張梓太,複旦大學教授

【點評意見】

本案是重慶市首例、全國第二例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案件,對全面落實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提供有益的制度經驗,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首先,本案實現了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與環境公益訴訟的有效銜接。兩種訴訟制度在訴訟主體、適用範圍上都有差別,如何實現兩者的有效銜接一直是困擾理論界和實務界的一道難題。重慶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將其合並審理,既支持了政府提起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又鼓勵了社會組織提起環境民事公益訴訟,表達了人民法院對環境公共利益保護的決心,實現了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的統一。

其次,本案明確了第三方治理模式下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責任應當如何認定的問題。排汙主體取得排汙許可證後,可以委托第三方進行排汙,但排汙主體監督第三方的法律責任並不因民事合同約定而免除。如果排汙主體未盡法定監督義務,其仍應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最後,本案還指明了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的證明標准和責任標准不同于刑事訴訟和行政訴訟。不承擔刑事責任或者行政責任並不必然免除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責任,對此,可結合具體的案件情況進行更進一步的司法實踐探索。

三、貴州省人民政府、息烽誠誠勞務有限公司、貴陽開磷化肥有限公司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協議司法確認案

【基本案情】

2012年6月,開磷化肥公司委托息烽勞務公司承擔廢石膏渣的清運工作。按要求,汙泥渣應被運送至正規磷石膏渣場集中處置。但從2012年底開始息烽勞務公司便將汙泥渣運往大鷹田地塊內非法傾倒,形成長360米,寬100米,堆填厚度最大50米,占地約100畝,堆存量約8萬立方米的堆場。環境保護主管部門在檢查時發現上述情況。貴州省環境保護廳委托相關機構進行評估並出具的《環境汙染損害評估報告》顯示,此次事件前期産生應急處置費用134.2萬元,後期廢渣開挖轉運及生態環境修複費用約爲757.42萬元。2017年1月,貴州省人民政府指定貴州省環境保護廳作爲代表人,在貴州省律師協會指定律師的主持下,就大鷹田廢渣傾倒造成生態環境損害事宜,與息烽勞務公司、開磷化肥公司進行磋商並達成《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協議》。2017年1月22日,上述各方向清鎮市人民法院申請對該協議進行司法確認。

【裁判結果】

清鎮市人民法院依法受理後,在貴州省法院門戶網站將各方達成的《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協議》、修複方案等內容進行了公告。公告期滿後,清鎮市人民法院對協議內容進行了審查並依法裁定確認貴州省環境保護廳、息烽勞務公司、開磷化肥公司于2017年1月13日在貴州省律師協會主持下達成的《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協議》有效。一方當事人拒絕履行或未全部履行的,對方當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

【典型意義】

本案是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改革試點開展後,全國首例由省級人民政府提出申請的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協議司法確認案件。該案對磋商協議司法確認的程序、規則等進行了積極探索,提供了可借鑒的有益經驗。人民法院在受理磋商協議司法確認申請後,及時將《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協議》、修複方案等內容通過互聯網向社會公開,接受公衆監督,保障了公衆的知情權和參與權。人民法院對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協議進行司法確認,賦予了賠償協議強制執行效力。一旦發生一方當事人拒絕履行或未全部履行賠償協議情形的,對方當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有力保障了賠償協議的有效履行和生態環境修複工作的切實開展。本案的實踐探索已爲《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改革方案》所認可和采納,《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生態環境損害賠償案件的若幹規定(試行)》也對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協議的司法確認作出明確規定。

【點評專家】肖建國,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

【點評意見】

本案的亮點在于探索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協議的司法確認規則,化解了試點階段磋商協議的達成及其司法確認的若幹法律難題,爲最高人民法院出台相關司法解釋提供了實踐素材。貴州法院的這一實踐樣本彰顯了法院的司法智慧。一方面,首創了由第三方主持磋商的制度,即由省律師協會主持、賠償權利人與義務人展開磋商程序,並促成賠償協議的達成。雙方磋商過程中的第三方介入,有助于維持程序中立、促進當事人溝通、協助當事人發現其利益需求。另一方面,首創了法院作出司法確認裁定前對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協議進行公告的制度。鑒于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協議涉及損害事實和程度、賠償的責任承擔方式和期限、修複啓動時間與期限等內容,不僅涉及賠償權利人與賠償義務人之間利益的調整,也會波及到不特定公衆環境權益的保護問題,人民法院將賠償協議內容公告,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四、紹興市環境保護局、浙江上峰建材有限公司、諸暨市次塢鎮人民政府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協議

司法確認案

【基本案情】

2017年4月11日,诸暨市环境保护局会同诸暨市公安局对上峰建材公司联合突击检查时发现,该企业存在采用在大气污染物在线监控设施监测取样管上套装管子并喷吹石灰中和后的气体等方式,达到干扰自动监测数据目的。上峰建材公司超标排放氮氧化物、二氧化硫等大气污染物,对周边大气生态环境造成损害。经绍兴市环保科技服务中心鉴定评估,造成生态环境损害数额110.4143万元,鉴定评估费用12万元 ,合计122.4143万元。上峰建材公司违法排放的大气污染物已通过周边次坞镇大气生态环境稀释自净,无须实施现场修复。

紹興市環境保護局經與上峰建材公司、次塢鎮人民政府進行磋商,達成了《生態環境損害修複協議》,主要內容爲:一、各方同意上峰建材公司以替代修複的方式承擔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責任。上峰建材公司在承擔生態環境損害數額110.4143萬元的基礎上,自願追加資金投入175.5857萬元,合計總額286萬元用于生態工程修複,並于2018年10月31日之前完成修複工程。二、次塢鎮人民政府對修複工程進行組織、監督管理、資金決算審計,修複後移交大院裏村。三、修複工程完成後,由紹興市環境保護局委托第三方評估機構驗收評估,提交驗收評估意見。四、生態環境損害鑒定評估費、驗收鑒定評估費由上峰建材公司承擔,並于工程驗收通過後7日內支付給鑒定評估單位。五、如上峰建材公司中止修複工程,或者不按約定時間、約定內容完成修複的,紹興市環境保護局有權向上峰建材公司追繳全部生態環境損害賠償金。

【裁判結果】

紹興市中級人民法院受理司法確認申請後,對《生態環境損害修複協議》內容進行了公告。公告期內,未收到異議或意見。紹興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協議內容審查後認爲,申請人達成的協議符合司法確認的條件,遂裁定確認協議有效。一方當事人拒絕履行或者未全部履行的,對方當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

【典型意義】

本案是涉大气污染的生态环境损害赔偿案件。大气污染是人民群众感受最为直接、反映最为强烈的环境问题,打赢蓝天保卫战是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重中之重。今年,世界环境日主题聚焦空气污染防治,提出“蓝天保卫战,我是行动者”的口号,显示了中国政府推动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决心。本案中,上峰建材公司以在大气污染物在线监控设施监测取样管上套装管子并喷吹石灰中和后的气体等方式,干扰自动监测数据,超标排放氮氧化物、二氧化硫等大气污染物。虽然污染物已通过周边大气生态环境稀释自净,无须实施现场修复,但是大气经过扩散等途径仍会污染其他地区的生态环境,不能因此免除污染者应承担的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责任。人民法院对案涉赔偿协议予以司法确认,明确由上峰建材公司以替代方式承担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责任,是对多样化责任承担方式的积极探索。本案体现了环境司法对大气污染的“零容忍”,有利于引导企业积极履行生态环境保护的主体责任,自觉遵守环境保护法律法規,推动企业形成绿色生产方式。此外,经磋商,上峰建材公司在依法承担110.4143万元生态环境损害赔偿的基础上,自愿追加资金投入175.5857万元用于生态环境替代修复,体现了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在推动企业主动承担社会责任方面起到了积极作用。

【點評專家】王樹義,上海財經大學教授

【點評意見】

因大氣汙染致生態環境損害的案件,均會碰到兩個具有共性的問題:其一,排汙者排入大氣環境的汙染物質,因空氣的流動,通常在案發後已檢測不出,或檢測不到汙染損害結果。怎麽辦?排汙者有沒有對生態環境造成損害,要不要修複?其二,若要修複,如何修複,是否一定要在案發地修複?本案較好地回答了這兩個問題,具有一定的典型意義。首先,上峰公司排放的大氣汙染物雖然通過周邊次塢鎮大氣環境本身的自淨已經稀釋、飄散,但並不等于大氣環境沒有受到損害。損害是存在的,只不過損害沒有在當時當地顯現出來。上峰公司排放的汙染物飄散到其他地方,勢必會對其他地方的生態環境造成損害。故此,上峰公司應當承擔生態環境損害的賠償責任。其次,由于大氣汙染所致生態環境損害案件的特殊性,對大氣環境損害的賠償責任,往往是通過對生態環境的修複來實現的。但問題是,案發後上峰公司排入周邊次塢鎮大氣環境的汙染物客觀上已經自然稀釋、飄散,再對其修複已無實質意義。由此産生了上峰公司以替代修複的方式承擔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責任的問題。對大氣汙染所致生態環境損害賠償案件的處理,具有很好的示範作用。

五、貴陽市生態環境局訴貴州省六盤水雙元鋁業有限責任公司、阮正華、田錦芳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案

【基本案情】

貴陽市生態環境局訴稱:2017年以來,雙元鋁業公司、田錦芳、阮正華將生産過程中産生的電解鋁固體廢物運輸至貴陽市花溪區溪董家堰村塘邊寨旁進行傾倒,現場未采取防雨防滲措施。2018年4月10日,又發現花溪區查獲的疑似危險廢物被被告轉移至修文縣龍場鎮營關村一廢棄洗煤廠進行非法填埋。事發後環保部門及時對該批固體廢物及堆場周邊水體進行采樣送檢,檢測結果表明,送檢樣品中含有大量的水溶性氟化物,極易對土壤、地下水造成嚴重汙染,該批固體廢物爲疑似危險廢物。經委托環境損害鑒定評估顯示,該生態環境損害行爲所産生的危險廢物處置費用、場地生態修複費用、送檢化驗費用、環境損害評估費用、後期跟蹤檢測費用、綜合整治及生態修複工程監督及修複評估費合計413.78萬元。貴陽市生態環境局與三賠償義務人多次磋商未果,遂向貴陽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

【裁判結果】

案件審理過程中,貴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多次主持調解,當事人自願達成調解協議。主要內容包括:一、涉及邊寨違法傾倒場地的危險廢物處置費用、送檢化驗費用、鑒定費用、場地生態修複費用及後期跟蹤監測費用由三被告承擔。二、涉及修文縣龍場鎮營關村廢棄洗煤廠的危險廢物處置費用、送檢化驗費用、鑒定費用、場地生態修複費用、後期跟蹤監測費用由三被告承擔。三、由賠償權利人的代表貴陽市生態環境局于2019年6月1日前牽頭組織啓動案涉兩宗被汙染地塊後期修複及監測等工作。三被告按協議約定支付相應款項後,應于支付之日起十日內將相關單據提供給法院。貴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對調解協議進行公告,公告期內未收到異議。貴陽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查後依法制作民事調解書並送達各方當事人。現雙元鋁業公司、阮正華、田錦芳已按調解書內容履行了支付義務。

【典型意義】

本案是由生態環境保護主管部門直接提起的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案件。人民法院在審理過程中嚴格遵循以生態環境修複爲中心的損害救濟制度,多次主持調解,力促各方當事人在充分考慮受損生態環境修複的基礎上達成調解,並在調解書中明確了被汙染地塊修複的牽頭單位、啓動時限等,確保生態環境修複工作得以有效開展。同時,人民法院考慮到生態環境修複的長期性,在調解書中明確將後期修複工作的實際情況納入法院的監管範圍,要求三被告及時向法院報送相關履行單據,最大限度保障生態修複目標的實現。

【點評專家】汪勁,北京大學教授

【點評意見】

本案系經人民法院調解結案的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案件。構建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的意義在于體現環境資源生態功能價值。爲此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明確了主動磋商、司法保障的原則,目的在于讓賠償權利人與賠償義務人盡早就賠償事項達成一致,盡快啓動生態環境修複工作。在此背景下,人民法院在職權範圍內積極探索多元化的糾紛解決方案,發揮能動司法的作用,除了可以順應當事人雙方希望盡快就生態環境損害賠償達成一致的基本願望外,還提高了生態環境損害賠償糾紛的解決效率,保護了亟待修複的生態環境損害。

此外,生態環境損害賠償糾紛案件的圓滿解決還涉及生態環境修複工作的實際執行,其結果具有很強的延時性。爲此,人民法院在主持調解的基礎上,就調解協議的實際履行所存在的實體和程序問題,包括實施費用、修複工作的行爲監督與資金管理以及修複效果保障等內容都作出具體安排,並調動參與生態環境修複工作的各方主體認真履行義務,充分體現了調解方式的優越性。

文章出處:最高人民法院網    


 

 

關閉窗口